布衣院士一路走好! 中国科学院院士、华农老校长卢永根今晨病逝 享年89岁

2017年年初,卢永根向华南农业大学农学院党委提出申请,由于他长期住院,无法回单位参加党支部活动,建议成立临时党支部,让他能每月交党费、每月过组织生活。

3月,“卢永根院士病房临时党支部”成立。

每月党支部成员把党和国家重要方针政策、科研最新动态带到他的病床前,他在病床上坚持认真研究、学习。

倾其所有:捐赠毕生积蓄 身后将捐赠遗体2017年3月21日,华南农业大学卢永根院士及夫人徐雪宾教授郑重地在捐赠协议上签下名字,两人共捐赠毕生积蓄合计880万余元给华南农业大学,成立“卢永根·徐雪宾教育基金”。

这是华农校史上最大的一笔个人捐款。

当时卢永根已生病住院,为此次捐赠,特意从医院来到银行。

仅在其中一家银行,转账业务就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此前,人们知道卢永根是中共党员,是中科院院士,是华农校长,是作物遗传育种学家。

现在,他是感动华农校园的一位老人,直到成为2017“感动中国”年度人物。

徐雪宾教授回忆夫妻二人商量捐款的经过:卢永根身患重病住院,徐教授聊天时问起身后对存款的处置,卢永根只说了一个字“捐!”徐雪宾心领神会,马上回答:“好!”——两个字的简单交流,毕生积蓄处置完毕,夫妇俩伟大的精神和人格充盈其间。

他们不但把钱捐给华南农业大学,还把身体捐给医学事业。

早在患病之前,卢永根就办理了遗体捐献卡,在身后将遗体无偿地捐献给医学科研和医学教育事业。

他表示,作为中科院院士,作为共产党员,捐献遗体是为党和国家最后一次做出自己的贡献。

徐雪宾教授早在几年前就办理了遗体捐献卡。

捐赠时的慷慨与卢永根平时生活的节俭形成鲜明对照。

“很多人不知道,在卢老慷慨捐赠的背后是近乎苛刻的节约。

”卢永根的学生、华南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刘桂富说,卢永根夫妇家中使用的都是老式家具,几乎没有值钱的电器。

在他们家房子里,找不到一件新式的家具,铁架子床锈迹斑斑,挂蚊帐用的是竹竿,几张椅子,用铁丝绑了又绑,这些简易的家当,已经陪伴他们半个多世纪了。

“这些东西没有用光用烂,还能用,物还没有尽其用。

我认为生活过得好,不是单纯地追求所谓舒服,我很注重建立一种比较好的生活方式。

在入院治疗前,年过八旬的卢永根夫妇家里没有全职保姆,都是自己打饭或做饭。

卢永根几乎每天都到办公室,忙碌地回复邮件,拿起放大镜读书、看论文。

一到中午,他就拎着一个铁饭盒,叮叮咚咚地走到莘园饭堂,和学生一起排队,打上两份饭。

每份饭有一个荤菜、一个素菜和二两饭。

在饭堂吃完,卢永根再将剩下的一份饭带回家给老伴徐雪宾。

家国情怀:三度国外探亲和访学均选择回国对祖国深沉的爱,贯穿卢永根的一生。

卢永根常把法国科学家巴斯德的名言挂在嘴边:“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

”卢永根曾三次到国外探亲和访学,在异国丰厚的物质生活面前,他选择学成归国。

改革开放后,卢永根到美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以公派访问学者身份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留学。

在美期间,美国的亲人竭力说服他留下来,但被他坚决拒绝了。

众人问他为何不选国外优越的工作环境、生活条件,卢永根说:“因为我是中国人,祖国需要我!”他曾公开发表文章说,“真正爱国的青年科学家都应扎根祖国。

外国实验室再先进,也不过是替人家干活”。

卢永根认为,一名真正的科学家,必须是一名忠诚的爱国主义者。

“我所理解的政治就是关心世界和国家大事,把自己的命运同祖国的需要联系在一起,把国家和人民的需要作为推动自己工作的动力。

”卢永根不但坚信只有祖国才是他安身立命的地方,还感染带动身边人奉献祖国。

在他的感召下,一大批海外留学人才最终选择回国奉献才智,与卢永根一道在水稻育种等方面拼命赶超,作为著名作物遗传育种学家,他保存了华南地区富有特色的野生稻基因库。

如今,我国水稻研究技术在很多领域超过了国际水稻研究所。

卢永根的导师丁颖教授被誉为“中国现代稻作科学之父”,1955年当选为中科院学部委员(院士),而卢永根的学生刘耀光也在2017年12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华南农业大学“一门三院士”,传为佳话。

从1983年开始,卢永根做了13年华农校长。

借助国外学习的知识和经验,卢永根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推动了华农跨越式发展。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