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系持续五个月大面积欠薪: 数千人卷入, 组团讨薪者被开除

或许是受上述“期许”鼓舞,汉能在持续欠薪、逼迫员工主动离职之时,仍在招聘新员工。

债务爆发年雪球越滚越大,2019年以来,汉能迎来了债务问题的大爆发。

根据天眼查信息,由汉能控股集团更名而来的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被列为法院“被执行人”的次数多达59次、法律诉讼167条。

李河君本人已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与中国光伏产业主流选择晶硅电池组件技术路线不同,李河君一直押注薄膜电池路线。

薄膜路线的优点是柔性化、利用场景更灵活,但在市场成熟度和成本上晶硅组件更胜一筹。

李河君由水电行业起家,2009年进入薄膜太阳能领域。

目前汉能系主要依托三大公司平台: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以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

李河君曾坦言,之所以敢投300亿元进军光伏产业,就因为“汉能产业基础非常扎实,有非常稳定的现金流”。

在他看来,凭借旗下水电业务稳定持续的充沛资金流,汉能是一个最没风险的公司。

在港股市场,现已退市的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00566.HK,下称汉能薄膜发电)曾被称为“神话”,股价曾在两年内大涨1800%,从港交所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市值股票,摇身一变成为不亚于推特和特斯拉的行业巨头。

直到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股价在半小时内腰斩并紧急停牌。

数天后,香港证监会宣布已就相关事务进行调查。

当年7月15日,香港证监会勒令汉能薄膜发电强制停牌。

股价腰斩之前,汉能薄膜发电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就已屡遭质疑。

香港证监会的调查和上市公司长时间停牌,令汉能元气大伤。

早在2015年8月,就有光伏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汉能急于出售旗下光伏电站项目,无奈很难出手,于是开始出售优质水电资产套现。

但其实,相对优质的金安桥水电站,此前已被汉能作为融资工具,其股权被重复质押,司法纠纷不断。

“李河君用股权质押、水电站资产质押、土地质押,某些资产是质押了好几遍的。

”彼时有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

被香港证监会强制停牌三年有余后,去年10月,汉能高调宣布将以私有化方式回归A股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李河君卸任汉能控股集团董事长并退出股东行列,董事长一职由李伟均接任,此后汉能控股集团悄然更名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

4月3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完成工商变更,董事长由创始人李河君变更为李雪。

6月,汉能薄膜发电从香港联交所退市。

今年8月,汉能的“现金奶牛”和“印钞机”——位于金沙江中游的金安桥水电站过半股权面临公开拍卖。

根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8月15日发布的两则公告,该院将于9月17日10时至9月18日10时在诉讼资产网公开拍卖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40.48%、10.88%的股权,标的评估价分别为11.12亿元和2.99亿元。

上述合计51.36%的股权被拍卖后,金安桥水电站的大股东或将易主。

9月16日,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10.88%及40.48%股权拍卖项目均被撤回,撤回原因为: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确有理由的异议。

薄膜光伏企业汉能控股集团的欠薪事件正持续发酵。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了解,10月9日至11日,被汉能拖欠薪资、断缴公积金社保的数百名离职及在职员工齐聚汉能总部维权讨薪。

但连续三天的谈判结果并不理想,多位离职/仍在职员工表示,汉能再次开出多张“空头支票”,汉能系实际控制人、前首富李河君始终未现身谈判。

维权员工中的大部分人已被欠薪长达5个月时间,“公积金从7月开始就停了,8月开始社保也断了。

”一位今年5月20日入职汉能酒仙桥研发中心的前员工对澎湃新闻表示,自己不仅从未在汉能拿到过一分钱工资,还因合法讨要欠薪及社保公积金在10月10日被辞退。

接受采访的多位汉能员工表示,上述停缴社保及公积金的时间属实,是普遍现象。

据了解,欠薪已蔓延至整个汉能系,现场讨薪者中还有从江苏、山东等地赶来的外地员工。

汉能集团目前的在职员工数为7500人左右,绝大多数都受到牵连。

汉能内部员工职级分为30级,9级主管、15级高级经理、25级以上为高管。

目前,1-11级及有回款的销售部门已发放5月份工资,大多数员工仍未收到5月份薪资。

矛盾在8月断缴社保后集中爆发,大量员工赴劳动仲裁和劳动监察部门维权。

除工资外,从去年开始被拖欠报销款的职工也大有人在。

讨薪者还原三天谈判过程:登记欠薪情况的在职员工被开除多名参与谈判的讨薪者为澎湃新闻还原了三天谈判过程:10月9日,200余人前往汉能总部现场讨薪,进入会议室谈判时人数增加至三四百人。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