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长宁震区: 大批建筑成危房, 白发老太太街边煮粥, 有村民回忆“频繁地震, 有七八年了”

刘佳巧等三家,丈夫都在外打工。

为了避雨,三家在一处缓坡上放了两张竹床,搭上塑料帐篷。

“给娃娃睡,大人就坐在外面。

下雨的时候,大人进去躲下雨,中间挤几个娃娃。

”地震来临前,成都等100多个社区通过“大喇叭”发出了预警警报,但村里没有“大喇叭”,也没有电视或手机预警信息。

地震发生时,“听到玻璃哗哗哗掉地下,吓得我赶紧拉着娃娃往外跑。

”第二天,听到传言哪里死了多少人,大家心情都不好,连孩子也不想吃饭。

但手机依然是他们接触外界信息的主要渠道。

震后第二天,即18日,镇上著名的凉糕水源“葡萄井”干涸,19日,刘佳巧又看到手机信息,“葡萄井的水又出来了嘛!”她感到高兴。

韩如雪家的房子内部是生水泥,不少地方漏水严重,隔壁养着的鸡鸭鹅,也饿着肚子,激烈地叫着。

韩如雪的公公腿脚不好,当天晚上没有住在山顶的房子里,躲过一劫。

他们第二天去看,发现老房子坍塌了一半,公公养殖的鸡群依然在周围散步,瓦房里的十多头猪反而平安无事,只有两头母猪被压,他们给猪换了猪圈。

“木制的房子还安全些,砖砌的房子肯定就垮了。

”韩如雪笑着说,“现在光是想起当时的感觉,心里就发抖。

不遇到余震还可以,遇到余震怪吓人的……”19日,她们的丈夫还没回来。

刘佳巧说,丈夫已经到了成都,也许晚上能到家。

受灾后,家里还是需要男人。

但她们有些寒心,社组干部几乎没来看看情况,也没有援助,“还是希望有人来看下我们。

至少进屋看看,问候一句嘛。

长宁震区新生儿父亲考虑给女儿起个特别名字

老人吴秀英在家带着孙子孙女,孙女帮忙在外面烧火煮饭,老汉李世云去镇上申请帐篷了。

他们家靠近公路,有装修漂亮的二层洋楼,但受损严重。

楼梯间震出了几米长的巨大裂缝,碎屑撒落一地。

二楼漂亮的客厅和卧室一片狼藉,吊灯、窗户、玻璃门、石膏雕花撒满地板。

“衣服都没穿,就跑出去了……幸好我们睡在一楼,要是在二楼,当时是跑不脱的。

”发现小孙子跟着上了楼,吴秀英大声呵斥着,让他跑下楼去。

“给村上打电话,村上说多得很,忙不过来。

”吴秀英小心地收起二楼阳台的衣服,又把编织椅子扔到楼下。

昨天,他们领到了一些方便面、面包和矿泉水。

晚上,孩子就睡在和邻居合伙搭的帐篷里。

吴秀英的儿子在福建打工,要20号才能回来。

大批受损房屋成为危房,余震又不断,人们既依恋又害怕自己的房子,只能短暂快速进出。

除生活设施和生产恢复、疫情和疾病防御外,房屋重建,尤其是受损房屋修复,在地震后的较长一段时间内,将是灾区一项重要而艰难的工作。

地震的苦与生活的甜位于震中的长宁县双河镇,是中国传统特色小吃凉糕的发源地。

镇上有一口千年古井“葡萄井”。

1981年,该井被列为县级文保单位。

井旁边有一个书院,两处凉棚一直制作并出售原始工艺的“葡萄井凉糕”。

但当天晚上,“葡萄井凉糕”的老板被石板压住,许多邻居帮忙施救。

附近的几条街遍布着凉糕店。

24岁的曾磊住在“葡萄井”对面,家里是“曾氏凉糕世家”,他们还有一个专门的凉糕工艺厂房。

当晚,他也帮忙救助“葡萄井”的老板。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